欢迎访问佛之心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为了离婚,我威胁他救我老公

时间: 2020-01-01 | 作者:粒公子 | 来源: 佛之心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  感情的世界里,

  我们得经得起诱惑,

  拧得清的对错,

  守得住的原则,

  方能一路携手到白头。

  可如果这些前提都被踏碎了,

  那这段感情也没必要继续,

  还不如潇洒离开。

  就如今天故事的她,很飒!

  徐朗被公司停职调查了,原因是贪污受贿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林乐瑶正在给孩子喂饭。

  然后“哐当”一声,盛饭的碗不小心掉在地上,摔成了两半。

  那只刚刚端着饭碗的手,一直抖个没停。

  怎么会?林乐瑶很震惊,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她与徐朗结婚5年,俩人之间基本没有什么秘密。

  如果说徐朗真的贪污受贿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?

  不过他平日里确实收过客户的礼品,也仅仅只是一些茶叶,烟酒等等。是不是这也算受贿?

  林乐瑶慌乱之余,找到那些礼品,准备全部处理掉。

  哪知一个没提稳,一盒茶叶滚落在地上,盒子里还顺带掉出一捆现金。

  林乐瑶见着钱跟见着鬼似的,跌坐在地上。

  她怎么也不相信,面前的一切是真的。

  她震惊了许久,然后起身扒拉了所有的礼品盒,竟然发现足足有十五万的现金。

  难怪之前徐朗跟她说,让她不用动这些礼品,把它们保管好就行。

  此时,林乐瑶坐在这一捆捆现金中间。

  她没有喜悦,没有激动,有的只是害怕和愤怒。

  她呆呆地坐了很久,脑海中设想了无数种可能。

  她有些后悔,甚至有些憎恨自己。

  如果当初没有自己的推波助澜,也许徐朗就不会走上这一步。

  徐朗和林乐瑶曾在同一家公司任职。她是营销部的组长,而徐朗是技术部的工程师。

  她的工作虽然不清闲,但好歹有周末。

  而徐朗就不一样,他的工作性质特殊,属于随叫随到的那种。

  无论是深更半夜,还是周末聚会,只要产品出现问题,必须都要出面解决。

  徐朗的工作能力很出色,但是职称却迟迟评不上去。

  因为领导更喜欢鞍前马后会拍马屁的人。

  徐朗认清现实后,突然对工作很是懈。?踔劣辛舜侵暗南敕。

  林乐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于是她想到了白磊。

  白磊是林乐瑶的师哥。

 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俩人就相熟,后来又先后招聘进了同一家公司,关系就更好了。

  刚好白磊比他们早进公司一年,现在已经是采购部的总监了。

  林乐瑶心里算计着,也许可以傍一傍白磊这棵大树。

  于是,林乐瑶就找他约了个饭,饭局上就顺嘴提了那么一下。

  白磊一下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,乐道,“放心好啦!徐朗交给我吧!”

  “虽然采购部没那么好混,但只要我在一天,一定会罩着他。”

  没过多久,白磊就动员了关系,把徐朗调进了自己的部门,还慢慢提携他做了主管。

  这件事情徐朗不知情,因为林乐瑶知道他好面子,以他的个性,断然是不会去求别人赏口饭吃的。

  所以林乐瑶一直很感激白磊,她知道如果想救徐朗,必须还是得找他帮忙。

  林乐瑶约白磊见面,但是他推三阻四。

  她没有办法,只好在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堵住了白磊。

  他一看见林乐瑶,就像只受惊的兔子。

  他还说徐朗的事情,自己也无能为力,现在大家都人人自危,生怕被沾上嫌疑。

  林乐瑶不相信,她知道以白磊的人脉和话语权,救徐朗是绰绰有余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趟这趟浑水?

  白磊无奈的说,“师妹。?颐钦飧霾棵乓恢倍际钦庋?姆缙。虽然公司禁止贪污受贿,但是干这一行的,又有几个人手上是干净的?大家都想挣钱,只是各凭本事而已。”

  “我们平常都是在酒桌上谈合作。偶尔和客户去个酒吧,会所,KTV,或者来个一夜情什么的,就跟家常便饭一样,也不用觉得奇怪。”

  “只是一夜情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儿,身为男人,哪个没做过。没想到的是,你家徐朗竟在这种事儿上翻了船。”

  “徐朗这次招标的产品出了问题,是因为那份标书被别人下了套。对方一个销售代表在徐朗醉酒的情况下,勾引他上了床,然后他就稀里糊涂的签了标书。”

  “以前公司也调查过贪污受贿的事情,后来也不了了之。所以徐朗的事儿,你也别太忧心,说不定过两天就平安无事了。”

  白磊的话非但没有安慰到她,反而让她像吃了一只苍蝇似的难受,要咳咳不出来,要咽咽不下去。

  

  林乐瑶的脸色惨白,原来还有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,真是孤陋寡闻,让人看笑话了。

  前一秒,她还想方设法的想救徐朗。

  后一秒,就恨不得生吞活剥把他给吃了。

  她知道徐朗是变了。

  有些事情她也疑心过,只是没想到现在这种改变,让林乐瑶心如刀绞,面如死灰。

  她蓦然地想起以前的徐朗。

  那个单纯厚道,坚守原则,尽心尽力的男人,本是她一生所爱。

  然而,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另外一个人?

  

  那时候,他刚去采购部,经常有应酬,几乎每天都晚归。

  后来更是三更半夜才着家。

  起先,林乐瑶哄睡了孩子,会坐在沙发上等他。

  后来即使徐朗回到家也是倒头就睡,根本不和她交流,而且浑身的烟酒味和香水味。

  

  各种奢靡的味道,刺激着林乐瑶想要抓狂。

  

  有一次,徐妈妈半夜中风倒在了厕所里,家里只有林乐瑶和孩子,徐朗刚好出差去了。

  夜里刺骨的寒风,吹得她心里一阵阵发慌和害怕。

  还好她及时的打了120,徐妈妈捡回一条性命,暂时脱离了危险,需要住院几日。

  大半夜的,林乐瑶抱着孩子跑上跑下,办住院手续,缴费,拿药,照顾徐妈妈。

  她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才能应付过来。

  忙完这一切,她突然觉得好累,那种全身的无力感,让她好想找个肩膀靠一靠。

  明知三更半夜,徐朗的电话可能打不通,但是她还是想听听他的声音,跟他说说话。

  没想到徐朗竟然接了电话。

  

  林乐瑶听到电话那头,男男女女各种奢靡嘈杂的音乐声,瞬间就明白了,然后迅速关了手机。

  

  凌晨三点,寒风瑟瑟,她抱着孩子蹲在街头哭了很久很久。

  当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却在日日潇洒,夜夜笙歌。

  那时候,林乐瑶觉得这种丧偶式的婚姻,快把自己给逼疯了。

  他们之间争吵过,打骂过,威胁过。

  奈何两人就像一张网上的宿敌,互相撕扯,却又割舍不开。

  现如今才明白,原来徐朗的所谓的晚归,所谓的不顾家,只是另有隐情罢了。

  她想放任徐朗自生自灭好了,可是她想了许久,还是做不到不管不问。

  于是,她打算去见徐朗一面。

  徐朗被调查的期间,被单独安置在公司的客房。

  

  见到徐朗时,林乐瑶很想上去抽他几个嘴巴,泼他一身脏水。

  

  可是,终究她还是什么也没做。

  徐朗疲惫的说道:“这几年,我一直过的小心翼翼,活得浑浑噩噩。很多事情我也不想做,可是我上有领导,下有下属,大家都要拿绩效吃饭。当你身边所有的人都在这个圈子里,我如何还能独善其身。”

  “我唯一愧疚的就是你和孩子,如果我有什么万一,记得带走我让你保管的那些东西。”

  林乐瑶没说话,只是嘲讽式的笑了笑。

  也许徐朗到现在还不知道,自己做的所有事情已经败露了。

  

  一个多星期的调查,公司派人查了徐朗的银行流水,名下所有的收入明细,工作绩效,平时交往的客户等等。

  最后还是以工作疏忽为由,把徐朗给开除了。

  当然,这已然是最好的结果。

  徐朗不知道的是,原来是林乐瑶在背后拯救了他。

  他出事后,林乐瑶再次联系了白磊,然后提着徐朗受贿的15万现金交给了他。

  她对白磊说,“很感激你对徐朗的知遇之恩,你一定有办法让徐朗全身而退的,对吧?”

  “这些受贿的钱我们不要,我想拿来换徐朗的平安。你可以选择不收,但是如果你不能帮徐朗脱身,我也会让徐朗拖着你下水。”

  白磊没想到是,林乐瑶会说出这样的狠话。

  于是,脸色不悦的回道,“公司可不是我开的,我尽量能帮就帮。”

  尽人事,听天命,还好最后徐朗全身而退了。

  林乐瑶明明知晓了事情的真相,她恨极了徐朗,可为什么还要帮他?

  她想起徐爸爸过世之前对她说:

  “瑶瑶,徐朗性子有点浮躁,也不是太有主见,以后遇到啥事,一定要记得拉他一把。”

  徐爸爸是个好人。

  当初林乐瑶的妈妈心脏动脉大出血,手术费需要30多万。

 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,是徐爸爸主动掏出了养老金,还说让她不用急着还钱,救命要紧。

  虽然后来手术失败了,人也没救回来,但是林乐瑶是真的很感激徐爸爸。

  徐朗无情,可是她不能无义。

  所以她拿着受贿的钱,救了徐朗一命。

  即使徐朗不顾家,即使他真的贪污受贿,林乐瑶也从来没想过要放弃他。

  可是他为什么非要做一些事情来恶心她,践踏他俩的婚姻。

  她想,是时候该结束这一切了。

  也许从徐朗选择另一条路开始,就预示着两人会背道而驰。

  林乐瑶最终提出了离婚。

  徐朗说不出任何一句挽留的话,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配。

  林乐瑶为他做得一切,让他受之有愧。

  反而是他,让林乐瑶彻底失望了。

  感情的世界里,我们得经得起诱惑,拧得清的对错,守得住的原则,方能一路携手到白头。

  徐朗突然醒悟过来,可是一切都晚了。

  一场婚姻,让林乐瑶看清了徐朗面对诱惑时的丑陋人性。

  也让她看清了自己想要不过是一份平淡和依靠,而徐朗他给不起。

  面对徐朗,她已经仁至义尽了。

  林乐瑶还是走了,她没有回头,也不能回头。

  也许你还想看:

  骗婚后,我爱上了自己的丈夫

  为了整容,她成了老男人的情人

  我被小三了

文章标题: 为了离婚,我威胁他救我老公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agppackaging.com/article-95-244185-0.html
文章标签:救我  离婚  威胁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