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佛之心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守望记

时间: 2020-01-01 | 作者:我我我 | 来源: 佛之心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  五十年前,某医科大学夏季运动会男子篮球决赛,在陆明所在的医疗系一年级三班,和影像系三年级二班 之间激烈进行中,距离终场时间只剩几分钟了,双方比分交替领先,争夺进入白热化。

  双方队员体能下降,情绪急躁,冲撞增多,陆明作为中锋,是全队进攻的核心,他接过队友的传球,过人,转身上篮,被对方队员迎面撞翻在地,当他痛苦地捂着左手臂站起来的时候,殷红的血从他的指缝中渗了出来,几个观赛的女生惊呼,“出血了!陆明,快回去包扎一下吧!”陆明看了看正在继续比赛的同学们,坚定地说“不行!关键时刻我不能下来。 包/p>

  这时一个身材苗条穿白色布拉吉的女生跑过来,托起他的手臂,看了看伤口,轻声说“还好!只是软组织挫伤,临时包扎一下,比赛后去医务室吧!“。女孩儿一边说一边掏出手帕为他包扎,陆明看到一双白皙灵巧的手,两根长长的粗辫子,声音柔缓却不容质疑,血很快止住了,伤口似乎也神奇般的不那么疼了。

  当女孩儿包扎完伤口抬起脸来,陆明看到一张清秀俊美的脸,一双似笑非笑的大眼睛,深潭般清澈,他们目光相遇的那一瞬间,陆明的心猛地颤了一下,脸突然间红了,女孩儿看出她的窘态,笑了一下鼓励道”好了,快去吧!"陆明甚至没来得及说一声谢谢,只是扬起紧握的拳头向女孩儿示意,便转身投入比赛。

  之后陆明表现异常神勇,全队在他的带领下以八分优势,赢得了比赛,就在同学们场上场下欢庆胜利时,陆明急切的寻找着那白色的身影,他问了好多人,都说没在意她啥时候走的,也没人认识那女生,陆明失望的情绪竟冲淡了刚刚胜利的喜悦。

  同学们陪陆明到医务室处理伤口,他从污物桶中捡起那条手帕,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,晚自习后,回到寝室,他认真的清洗上面的血迹,好多遍,最后还是能看到淡淡的污迹。这是一条素净的月白色的小手帕,在手帕的一角,手工刺绣一枝梅花,针法精致,色泽鲜艳,栩栩如生。陆明心想,她是一个喜爱梅花的女孩儿,哪一天遇到她,要把手帕亲手还给她,并当面致谢。为了掩盖上面的血渍,他想了一下,找出毛笔写下了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。字迹娟秀、飘逸,陆明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,可是,那女孩儿在哪?

  二 重逢

  大学生活很快过去了,这四年里陆明一直没有停止寻找,校园里,大街上,图书馆,食堂,只要见到白衣女孩儿,他就追过去,慢慢成了习惯,同学也帮他找”嗨,陆明!你看那边的是不是你要找的认?“每一次都失望而终。

  毕业了,陆明分配到省医院骨科工作,每天忙忙碌碌,生活紧张而充实,那梦中的女孩儿似乎越来越远了。偶尔一个人的时候,他还会拿出那个手帕发一会儿呆,想象着它的主人如今的样子。

  元旦晚会在医院礼堂进行,节目一个接着一个舞蹈、诗朗诵、相声、独唱……,报幕员清丽的声音“下一个节目,女声独唱《马儿啊你慢些走》演唱者,妇产科,肖梅,音乐想起来了,值了一夜班的陆明此时疲惫地靠在椅子上,昏昏欲睡,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,他猛然清醒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那神情,那微笑,那目光……是她!正是他苦苦寻找了四年的梦中女孩儿,圆润、高亢、优美的的歌声飘过耳畔,他听不清她唱的什么?满脑子都是疑问,她怎么会在这里?

  他感到心跳加快,血脉奔涌,他想冲到她面前,告诉她这几年找你找得好辛苦!

  直到全场掌声响起,陆明才回过神儿,他看着肖梅走下台,看着她坐回自己的位置,他不想移开目光,生怕一不留神,她再一次走出他的视线。

  晚会终于结束了,陆明尾随肖梅走出礼堂,他紧走几步追上她,张了张口,却不知怎么称呼她,”哦,肖,肖医生!你还记得我吗?”

  肖梅已经在这里工作四年了,那次实习期间回学校 办事儿,正巧碰到陆明受伤,一群大一的新生惊慌失措,她上前帮个忙,之后也就忘了。

  今天肖梅被这个同事这样问,一脸茫然,努里在记忆深处搜寻着,最后还是摇摇头“对不起,真的记不起来了!”陆明看着肖梅,真诚又急切地对她说”终于找到你了!今天太晚了,明天,我有东西要还你!“

  第二天下班,肖梅刚迈出医院大门,远远地看见一个高大、阳光、帅气的男孩儿,站在街对面向她招手,其实肖梅也一直纳闷儿他是谁?看样子男孩子不像是开玩笑,是不是他认错人了呢?他要还给她什么东西呢?

  不知是好奇心驱使,还是被陆明的真诚所感动,肖梅竟毫无防范地和陆明来到公园,找到一个背阴的长椅坐下来,她转头看着他,神情一如当年,淡然、恬静、优雅,微笑道:“你可以说了”

  陆明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肖梅还是没有一点印象,陆明只好拿出手帕,递给肖梅:”这个你记得吧?“肖梅接过手帕,月白色的,她亲手刺绣的梅花……只是那上面多了一行字,赞叹:”好漂亮的字!“陆明不好意思地说:”为了掩盖那血迹,下下策“肖梅毫不掩饰地说”我喜欢!谢谢你!“哪里?该说谢谢的是我!今天这手帕终于物归原主了!”说完他们都笑了。

  肖梅,也从兜里掏出一条手帕,依然是月白色的,一角有手工刺绣着梅花,“你看看,这个我太熟悉了!”陆明接过来一看,那一枝梅花竟然和他手帕上的图案如出一辙。

  之后,他们各自谈起这几年来的生活,相互有了初步的了解,肖梅比他大四岁,可是从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,肖梅说”你叫我姐姐吧,我家在这本市。?阋桓鋈嗽谕饷嫔?钣惺裁蠢?,别客气。 奥矫鞑恢每煞竦拿蜃抛煨α诵,没吭声。

  那天,他们在一起谈了好几个小时,分手时,竟有点儿依依不舍。

  后来,陆明有事儿没事就去找肖梅,得知肖梅还没恋爱结婚,暗暗欣喜,交往了几个月,他一直没机会把话挑明,他甚至猜不透肖梅的心思,于是,想来想去,他买了两张票,写了一个便条,偷偷塞进肖梅的抽屉里,约她晚上一起去听音乐会,当然目的是,他想借机和她表白。

  整整一天,陆明都处于亢奋状态,他想象着他向她表白后可能出现的各种结果,从以往的交往中,他清楚地意识到肖梅对他是有好感的,但是他不确定那是不是爱,因为他同时感觉她对他的客气与疏离,他宁愿那是肖梅的稳重、矜持。今晚谜底就能揭晓?想到这里陆明的心就禁不住狂跳……

 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在食堂胡乱吃了口饭,早早来到剧场门前,可是,直到曲终人散,也没见到肖梅的影子。

  陆明无比失望地回到宿舍,他侥幸地想,也许肖梅没看到那张门票,不然怎么解释她的爽约?他不愿再想下去。

  第二天,还没来得及去找肖梅探个究竟,她却主动来找他,并且交给他一封信,信中说“陆明,你是个好青年,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,你不嫌弃我的年龄和家庭出身,我很感动,只是,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看,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,他是我大学同学……“

  三 守望

  被肖梅拒绝后,陆明情绪低落,为了调整心态,他申请去外地进修,两年后他回来了。

  肖梅已经结婚,丈夫是某大学老师,陆明有时和肖梅不期而遇,彼此礼貌地互致问候,别无它话。后来陆明和本科室的一个护士结了婚,婚后生活平平淡淡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陆明听说当初肖梅拒绝的是怕自己的出身影响他的前途,再有觉得年龄差距太大。

  从那时起,他又开始关注她的一切。

  肖梅成为先进工作者了,肖梅婆婆瘫痪了,肖梅的丈夫被打成右派关牛棚了……所有关于她的消息,他都尽量去了解,他的心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起伏着。

  丈夫不在家,肖梅要工作,还要抚养两个孩子,照顾瘫痪的婆婆,这时他一次次出现在她买粮的路上,在煤球供应站……每当她感到无力无助的时候,都会”偶然“遇到陆明,他就”顺便“帮她送回家,一路上两个人很少说话,到家门口他就把东西放下来,让她自己拿回屋,他不想被她婆婆见到,误解,给她增添不必要的麻烦,而这时她会说”进屋歇歇脚,喝杯茶吧!“他推辞“我还有事儿,不坐了”。就这样三年,她对他心存感激,却不善表达,偶尔朋友从外地带回新奇的糖果,她就早早打包好,拿给他“尝尝鲜”,而他也不推辞,欣然接受,他懂得,这有这样这样她心里才会觉得安慰。

  料理完 婆婆 的后事,肖梅病倒了,由于过度劳累加上营养不良,她患上了肺结核,他来到病床前,看到她苍白清瘦却依然美丽的脸,看到她含泪的深潭一样的眼睛,心里一阵酸楚,他抢步上前一把住握住她的手,流着泪动情的说”肖梅,你太苦了!让我来照顾你吧!一辈子!“

  肖梅强忍夺眶欲出泪水,她知道,陆明是个有责任感重情重意的男子,他对妻子温柔体贴,对孩子呵护备至,她怎能陷他于不义!又怎能毁了他的前程!她想到她忠厚老实的丈夫,想到可爱的孩子……于是故作生气的说“竟说傻话!你要是再这样想,我就不认你这弟弟,你以后别来看我了!” 陆明,被她的话镇住了,从此不再有非分之想。

  那天,他又来看她,正欲离开时,她叫住他“我爱人明天就回来了,这段时间多亏你的照顾,谢谢你!”说这话时,他看到他眼睛里有泪珠滚落,他从没见到她这样子,竟手足无措,木然的说了句”我知道了“就转身离开了。

  他们又都回到各自的生活,肖梅事业上顺风顺水,直到当上妇科主任。陆明因为受科主任的压制,怀才不遇,后来去了南方,他的事业在那里开始起步,成为著名的骨科专家。

  偶尔和家乡的朋友通话,陆明总会打听一下她的情况,她的两个孩子都学有所成,先后出国深造,不在身边,她退休后被医院回聘,后来她丈夫患脑出血去世了,对她的打击很大,不能上班了,再后来听说她失忆了。

  四 相伴

  陆明鳏居两年了,老伴去世后,朋友以及孩子们都劝他再找个伴儿,他推说七十多岁的人了,时日无多,有一天去了,给儿女留麻烦,就这样自由自在挺好的。

  但当他听说肖梅的情况后,再也坐不住了,他不想失去机会了,突然意识到,时隔几十年,他竟然像当初一样在乎她!虽然,她从没说过喜欢他,甚至一个眼神,一点暗示都不曾给过他!

  陆明无心去考虑太多,她失忆了,需要人照顾,而他,愿意陪伴她度过余生,不管她是否记得他,不管她爱没爱过他。

  一夜无眠,第二天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时,孩子们震惊之余,更表示不理解,父亲要续弦也该找一个身体健康,年龄在五六十岁的女士,他们也不希望父亲离他们太远,但是对于父亲的个性太了解了 ,他一旦决定的事儿,就难以更改,只好无奈的妥协了,很快,帮陆明打点好一切,送他回东北老家。

  陆明再一次见到肖梅, 肖梅依然认不出他,当年风华正茂青葱少年,如今都已双鬓染霜、风烛残年,不禁感慨万千,再一次握住她的手,恍若隔世,他俯身温柔地呼唤着她“肖梅,记得我吗?”肖梅惊恐地抽出手来,一脸羞涩与茫然,嘴里叫着:“干嘛?一个大男人拉人家的手?“神情俨然少女一般。

  从那天起,他就成了她的丈夫、她的保姆、她的家庭医生、她的监护人。每天陪她起床 、洗漱、晨练、早餐、看电视、午睡,散步,他给她讲他们两个的故事,她饶有兴致的的听着,也会发问“那女孩儿后来怎样了?那男孩儿呢“当然她不知道他说的是谁?

  她也给她讲故事,她的记忆停留在十五岁,家乡的山,家门前有一条河,家门口有一颗老槐树,她和小伙伴们绕着树玩耍,冬天的时候,踏雪寻梅,她就是梅花开放的时候生的,所以叫梅,十五岁随父亲坐飞机从重庆来东北,那是个冬天,好冷……

  有时她问他”你是谁?为啥在我家?““你怎么还不走呢?“他逗她说”我是你丈夫。?慵薷?伊恕八?憬啃叩厮怠比思一姑唤峄槟,哪有丈夫?“

  有一天,陆明找东西,看到一个很旧的皮箱上着锁,刚要去搬动,肖梅黑着脸惊惧地高声叫道”别碰那箱子!“陆明呆在那里,记忆中的肖梅总是那么温婉、娴静,这神态吓一了他一跳。保姆闻声走过来,对陆明说,当初老人的儿女交代过的,那箱子谁也不能碰,不然,她会发火。

  肖梅对陆明越来越依恋,只要他走出她的视线,就会局促不安失魂落魄的,每当看到他,她就会露出天真灿烂地笑容, 除了失忆,她依然整洁、优雅,恬静,朝霞里,夕阳下,两个满头银发的老人,相携走过,他们搀扶着,说笑着,成了小区的一道风景。

  阳 光再一次爬上了窗台,保姆做好早餐,陆明像每天一样叫肖梅起床,却发现她身体已经冰冷,神态安详,平静,就像在睡觉,之前没有一点征兆,没有一句遗言。

  儿女们都回来了,对陆明充满感激与敬意,众人流着泪整理肖梅的遗物,打开那个上了锁的旧箱子,这里面锁着肖梅一生的秘密,没人知道她用最后残存的一点感知,拼力守护的是什么?

  箱子终于打开了, 人们看到一张多年前的陈旧的音乐会门票,一个便签,一个发黄的手帕,手帕上的梅花还是那么鲜活,娟秀的毛笔字写就的关于梅花的词句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。

  孩子们面面相觑,传看着,狐疑着,猜测着……

  陆明,一眼辨认出这些东西,用颤抖着双手接过手帕,紧紧贴在胸口,说了“原来,你什么都记得!”就泣不成声了。

  爱,不一定要 朝朝暮暮、耳鬓厮磨、相濡以沫。

  爱,不一定要 海誓山盟、轰轰烈烈、生死与共……

  世界上, 还有一种爱,叫守望!

文章标题: 守望记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agppackaging.com/article-95-244170-0.html
文章标签:守望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