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佛之心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实录 | “老司机”面前,我成了待宰的羔羊

时间: 2019-12-31 | 作者:沐儿姑娘 | 来源: 佛之心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  后花园原创

  

  姑娘我怕谁

  

  第14集

  上集回顾(点击下方滑动查看):

  姑娘我怕谁(1): 一条陌生短信,毁了我的婚姻

  姑娘我怕谁(2):18岁那年,我妈拿我换彩礼供弟弟上学

  姑娘我怕谁(3):6万块,他要买断我的青春

  姑娘我怕谁(4): 她弄出的声响,惊醒了弟弟

  姑娘我怕谁(5):长途汽车里,我遭遇了猥琐大叔的咸猪手

  姑娘我怕谁(6):我住到闺蜜家,当她和老公之间的大灯泡

  姑娘我怕谁(7):闹市酣战被围观,人群中竟藏着我未来老公

  姑娘我怕谁(8):我和他,是从雇佣关系到夫妻关系

  姑娘我怕谁(9):男上司给我开小灶,同屋羡慕不已

  姑娘我怕谁(10):“你碰了我的胸,就要负责我一生”

  姑娘我怕谁(11):送醉酒的姑娘回宿舍,被撩了

  姑娘我怕谁(12):扑倒男神后,我拿下了他

  姑娘我怕谁(13):扑倒男上司,情非得已

  精彩继续:

  第二天一早,叶凤舞来不及吃早饭,就步行去公交车站坐车。因为起的早,路上行人稀少,平时喧嚣的街道有着难得的清净。

  凤舞的内心很平静。刚来北京时对于不能读大学的遗憾和伤心,现在也被忙碌的工作和学习占满了。

  她逐渐地接受了现实,并劝慰自己,成才并非只有上学一条路。

  叶凤舞计算着发工资的日子。

  她开心地想着,等拿到工资,弟弟龙飞也差不多要来大学报到了。到时候,自己一定要去接他,让他知道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里,还有她这个姐姐是他的依靠。

  想到这里,凤舞更是信心倍增。暗下决心,她一定要付出最大的努力工作,不能在试用期被淘汰。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,以期能帮助父母缓解家里巨大的经济压力。

  和冯玉乔在北苑汇合后,凤舞跟着她,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工作。

  冯玉乔带凤舞去一个工地要进度款。

  冯经理交给叶凤舞的请款单,是已经做好并且盖完章的。她详细地告诉凤舞,每个签字栏里该找哪个部门的人签字后,就匆匆赶到别的工地去了。

  凤舞去工地,挨个办公室找甲方材料员、项目经理、总包方的总工程师和项目总负责,以及监理和总监签字。

  直挨到下班时间,她仅拿到一个材料员的签字。监理王工非让拿出现场抽检报告才能给签。

  第二天,冯玉乔带给凤舞两条红塔山香烟,告诉她:“我一会给监理打电话,你去监理办公室门口等着。王工会去找你。”

  果不其然,叶凤舞到监理门口站了不到两分钟,王工就出来了。

  凤舞红着脸,把用报纸包的两条烟塞到王工手里,王工大大方方的把烟夹在腋下,义正言辞地跟凤舞说:“下次不能再这样了。咱们得按照规矩办事;我是看你这个小姑娘挺不容易的,这次就这样了。”

  他把请款单拿到手里,简单看了两眼,接过凤舞递过来的签字笔,趴在墙上就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叶凤舞对于王工的表现,感觉很震惊,前后反差实在是太大了,颠覆了她十八年来形成的三观。

  原来跟人打交道,不光要有足够的专业知识,还要有足够的经验,察言观色,甚至要懂一些人性和心理学知识。

  凤舞觉得真是大开眼界。她在心里记下每一个步骤,甚至见什么人要说什么样的话,她都默默地在心里反复演练。

  就这样,凤舞花了四天时间,终于集齐了请款单上六个人的签字。并且她还发现了一个现象:只要下面的工程师和监理签完字,上面的领导基本没有大问题。

  除了项目总经理在签字时提了一下,让大禹公司加快施工进度,其他人基本连要求也没提。

  一周后,凤舞正在公司里和研发技术部的小张沟通冯玉乔的一个技术标。因为两个数据对不上,俩人沟通了近二十分钟还没有定论。

  安少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能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谈话。他听着小张反复解释,叶凤舞都一副听不懂的样子,恨不能自己走出来,狠狠敲几下她那个扎着马尾辫的木脑袋。

  安少泽实在忍受不下去,拉开办公室的门就出来了。叶凤舞却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一边接听一边就往外走。

  “冯姐,他们财务没有收到请款单?怎么会呢?我交给了他们财务部的一个短头发的小姑娘。”

  “是我亲手交给她的,都签完字了呀。我知道这98万的款比较重要,交给她后,再三拜托她要尽快走付款流程的。”

  叶凤舞边走边说。可能因为着急,语气听起来焦急而又无助。

  安少泽大概听明白了。这个傻丫头工应该是工作上出了大纰漏了。对于还在试用期的她来讲,情况是非常不妙的。他不免为她隐隐担忧起来。

  等叶凤舞再次返回技术中心取回她的标书时,她秀气的小脸已经晴转多云了。安少泽估计她被训了,眼睛里隐隐有水光氤氲。

  她刚才跟小张理论时的伶牙俐齿也没有了,蔫蔫地抱着标书就往外走。碰到端着杯子准备接水的安少泽,也只是心事重重地打了声招呼。

  看叶凤舞连脚步都显得那么沉重,安少泽内心不由一阵发紧。

  她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。狘/p>

  恩人有难,怎能不管呢?

  他想问一下凤舞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可又碍于办公室人多众目睽睽,只得任由那个纤弱的背影转过玻璃门走远。

  小张也觉得奇怪。平时安少泽醉心工作,一上午也不出一趟办公室。喝水都是喊小张倒的。今天安总也不知怎么了,难道午饭吃得太咸了?一会功夫出来接了两次水了。

  安少泽回到办公室后,仍觉得心神不宁,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,怎么会为这个傻乎乎的丫头牵肠挂肚呢?

  估计还是感恩她前几日在工地救自己免于危难吧?

  反正,不管怎样,他实在是没有心情在办公室里待着了。

  安少泽破天荒地拎着自己珍藏的金骏眉,去了二楼销售总经理办公室。

  月初开预算会时,他就听了一耳朵。知道本月的现金流很紧张,所以主要工作是回款。

  他刚才听叶凤舞讲电话,知道是关于一笔98万的款,估计会惊动于总…...

  安少泽走到于总办公室时,透过落地的大玻璃,果然看到叶凤舞仍旧抱着刚才跟小张讨论的那个标书,对着于总在说着什么。

  安少泽敲了一下门后,没等于晓建说进来,就推门而入。

  他径直坐在叶凤舞边上的沙发上,跟于总打声招呼后,就开始烧水、洗茶、闷茶、分杯……

  不一会,办公室里茶香四溢。安少泽自顾自地喝着,犹如他一贯的风格。

  于晓建在与叶凤舞沟通的间隙,看了眼在捣鼓自己宝贝茶具的安少泽。他心里暗自揣测,这个家伙上班时间到自己办公室干什么呢?

  自己柜子里那么多品种的好茶都看不上,还自己带了一盒过来,真是个矫情的家伙!

  不理自顾自喝茶的安少泽,于总继续和叶凤舞聊刚才的话题。

  “小叶,咱们公司可以允许员工完不成工作。因为大家能力不一样,这个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,假如因为想逃避责任,就故意隐瞒事实真相,给公司造成损失,那是不行的。我们是不可能留不诚实的人待在我们的销售队伍里的。”

  安少泽捏着紫砂茶碗的手微微一顿。呵!真看不出来。?绞辨移ばα车挠谙?ɑ拐饷创蠊偻。

  叶凤舞的脸涨得通红,声音都有些哽咽了。

  她说,“于总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我是亲手把单子交给他们财务部的,我记得她的铭牌上写着孙什么。”

  于晓建的脸色阴沉得有点可怕,不是有安少泽在,他都想要骂人了。

  这个叶凤舞能在工作上动这个心思,用嫁祸给他人的方法来掩盖自己没有能力完成的工作,简直是愚蠢至极。

  不但蠢,还很不负责任!

  在于总看来,这个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,哭得盈盈粉泪的姑娘,就是为了掩饰她自己的过错而哭泣。

  工作中推卸责任的行为,不仅代表能力不济,也说明人品不行。

  于总烦躁地摸了摸他有点后退的发际线,内心里对叶凤舞产生了很大的不满,甚至是厌恶。

  公司这个月现金流不行,财务部早就有交代,就指着这笔98万的款给员工开工资呢!

  冯玉乔也是心大,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工作,交给一个尚在试用期的小业务呢!

  没有想清楚该怎么处置此事的于晓建,有点无奈地看着叶凤舞。

  还没等他再开口,叶凤舞竟然推门跑了……

  看着推门逃跑的叶凤舞,安少泽也几乎惊掉了下巴。

  这是什么神奇的专业素养?

  犯了错误还能这么逃避!原本自己苦心积虑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,结果她竟然怕受到处罚,吓跑了!

  这下于总更失望了,这是什么态度!还没有想好补救措施,就跑了!她当公司是游乐场吗?

  于晓建几乎要下决心跟人力资源部说明情况,把叶凤舞辞退算了。

  他跟安少泽示意,自己还要再忙会儿,让他先喝着茶。

  于晓建刚拿起电话,叶凤舞就跑了进来。

  她兴奋得小脸通红,手里挥舞着一张纸,激动地说:“于总,我有请款单的复印件!您看,这是复印件。有这个他们是不是就能付款了?”

  原来,凤舞刚才脑子里灵光一现。她想起来,在把请款单交给开发商财务人员之前,她看到那个公司的业务员在办公室复印东西,就留了个心眼,拜托人家帮她复印了一份,然后才把原件交了过去。

  听完叶凤舞刚才的那番话,安少泽顿时神情一松,身体更是慵懒地靠在沙发靠背上,嗅着茶香,性感薄唇微微上勾,俊目深邃眼角似带着笑意。

  嗯,还没有那么傻嘛!

  于晓建接过凤舞手里的单子,仔细看了上面的签名和日期,示意凤舞先在安少泽对面的沙发上坐会。

  安少泽看着仍在喘着粗气的叶凤舞,小巧的脸上布满了细汗。那双好看的杏眼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,微微发红。

  她接过自己递过去的茶盅,垂下眼皮说“谢谢”时,浓密的睫毛轻轻的抖动。一切都显示她此刻是如此的不安。

  这份工作对这个姑娘,真的如此重要吗?

  于晓建拿起电话迅速拨着号。他跟电话那端的人说:“玉乔,我看到小叶手里有请款单的复印件。嗯,应该是他们财务把单子搞丢了,怕担责任,就想把过错推给咱们。你跟对方沟通下,看能不能我们在复印件上盖章给他们送过去,特殊处理下。这笔款一定得回来。”

  放下电话后,于总笑了:“小叶,行。?鍪轮?栏?约毫粢皇。不然,这个锅可得你背了。以前公司出现过这种情况,业务员把一张50万的发票弄丢了,非说交给对方财务了,不是最后保洁在一堆废纸里找到了,我们还一直在找对方沟通呢。我刚才也是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,差点冤枉你。”

  凤舞抹了把脸上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,谦卑地说:“于总,不耽误公司回款就好。”

  于晓建安抚了一阵凤舞,又说了诸如“好好跟冯玉乔学习,把本事练好,早点自己出去跑业务”等等。

  叶凤舞一再表示自己会努力用心工作的,不会辜负领导期望。

  看着凤舞离开后轻轻掩门的纤薄身影,于总心里有些微的懊恼。安少泽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。

  “安总,来就来呗,怎么还这么客气,给我带茶叶!”

  于晓建满面带笑的走过来,调侃安少泽。

  安少泽来公司工作四年,除了办公室就是实验室,基本上跟同事没有什么交往,生活低调而神秘。

  因为长相俊美,曾经公司不少自认为有几分姿色的女子试图接近他,都被无情拒绝。所以,有人酸酸地说:“长得好看的男人,是不是都是有男朋友。 包/p>

  他们二人,因为一个负责技术研发,一个负责销售施工,在工作上还是有一定交集的。作为销售经理的于晓建自然是业务方面的高手,察言观色、八面玲珑,所以在公司算是跟安少泽走得最近的人。

  “上次出现。?⑸?氖虑槟阒?腊桑课也畹憔凸以诠さ亓耍 鼻遒?纳?,似在叙述别人的事情。

  “我听冯玉乔说了。安总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!有惊无险。我原本准备过去看你,这不一堆破事缠得脱不开身嘛。”于晓建陪着笑。

  “嗯。”安少泽对于晓建的态度表示满意,抬手给他斟满茶水,“怎么补偿我?”

  补偿?

  谁能想到平时儒雅俊秀、一脸正经的安少泽会如此不要脸呀!

  冯玉乔已经代表销售部补偿了好不好?报销单子还是他亲自签的。本来就是工作上的相互配合,唔!好像这个家伙是看自己面子去的。

  “没有问题呀。安总有什么想法?”于晓建停止心里对安少泽的腹诽,仍旧面带微笑。

  “我看,这段时间销售部业务特别多,我们技术部配合得也很辛苦。不如你们销售部组织大家周末去放松下,费用销售部来承担。”

  安少泽修长的手在桌沿轻轻地敲着,漫不经心地提议道。

  鸡贼的家伙,趁火打劫呀!

  谁都知道销售部财大气粗,动不动组织点什么活动,都要销售部赞助活动经费,谁让销售部跟哪个部门的关系都很亲密呢。

  财务部不敢惹、法务部不能惹、人力资源也惹不起,现在连技术研发也来敲竹杠。

  于晓建在心底骂了声娘。

  技术部他倒是敢惹,可是惹不起安少泽这个大神。??墒呛樽艿男募饧庋。

  “好,既然安总说了,那就我来安排。咱们销售部和技术部连个谊,一起周末去放松一下。”

  安少泽满意地点点头,把开了封的茶盒推给于晓建,“那我就谢谢于总了。尝尝这个茶,很不错。”

  看着步履从容离开的安少泽,于晓建总感觉被人宰了一刀的感觉。

  这个……表里不一的厚脸皮的家伙!

  -新连载,明天更精彩-

  长篇《姑娘我怕谁》持续更新中

  每晚5点,我们不见不散

  沐儿碎碎念:

  被安少泽这样的男人喜欢上,还是挺幸福的。可以罩着你,还能不动声色地制造相处机会。

  这个联谊,就是他为靠近凤舞,特意安排的吧。可却又做得不显山不露水,从容随意。

  嫌弃、抱怨、责备、怜惜,各种感情都有。在各种感情的背后,安总对凤舞,是牵挂、惦记、关心。

  爱情就是这样,一点点滋生起来、堆积起来。

  就像春天里刚发芽的嫩叶,此刻还是鹅黄的、柔弱的。故事刚现生机,给我们点时间,马上就开始蓬勃起来。

  后面保证好看。

  《姑娘我怕谁》,我们一起,做牛气冲天的姑娘!感谢你们点“在看”,期待你们的留言。

  后花园最新原创

  点击下方「 蓝色标题 」即可阅读

  扑倒男上司,情非得已

  出差回来,看到不堪的一幕

  后台发送“目录”,看后花园600多篇原创文章

  后花园里,

  我们聊天谈心,

  讲芸芸众生的故事。

  每一个故事,都来自生活

  作者:艳玮,作家,公司高管。著有长篇小说《白茶清欢》等。一个游走在施工现场和书本文字之间的双面怪咖。本文首发沐儿的后花园()。

文章标题: 实录 | “老司机”面前,我成了待宰的羔羊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agppackaging.com/article-95-244116-0.html
文章标签:成了  羔羊  实录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