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佛之心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租客

时间: 2019-12-31 | 作者:我我我 | 来源: 佛之心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  鱼龙村属丰安区,丰安区新近通了地铁,鱼龙村往外走百多米,就有一地铁站,坐地铁到市区,半个小时就够了。

  地铁一通,原先租不出去的房子,瞬间紧俏起来。

  曹小艳就是这时接了***班,跟村里其他人一样,做起了专职房东,兼职做微商。她以前微商的生意好做,家里房子不好租。现在反了,生意不好做,这几天问房子的电话倒响个不停。

  曹小艳有做微商经验,在几个骗子云集的平台,连发了好几天广告。

  没成想,还真挺管用。

  这不,今天又有来看房子的,据说还是同一个公司,组团来看房。她就盼着所有房子租出去,躺着收租,房租再往微商里投。

  上午9点,约好的看房时间。

  “就这吗?”

  “怎么……看着不像。俊包/p>

  “不是说风景优美,格局很好吗?”

  “阿城,你是不是找错了?”

  一群年轻人低头看看手机,又抬头看看眼前的房子,满脸疑惑。

  这房子怕是有二十个年头了,指不定房子建成时,他们还不知在哪。四周还有几家老三层,共一个院子。此刻他们就在院子里。

  被喊作阿城的,脖子上挂着个红红的耳机,身穿件红白相间的皮夹克,破洞牛仔裤,运动鞋,耳朵上一颗钻石耳钉闪闪发光。

  这群人都是他带来的,他在网上联系的房东。

  可这房子怎么回事,他完全懵了。

  这时……

  一个打扮年轻漂亮的女人,从房间里快步走出来,笑脸相迎:“阿城是吧?哟,你带来的人挺多呢,都进来吧。”

  阿城:“你是……曹小姐?曹房东?”

  曹小艳:“没错,是我。”

  说着就要拉人进去看房,阿城连忙打。?仕,你这怎么跟介绍上说的有差距。军/p>

  曹小艳说:“哪里有差距?我那广告也不是瞎掰,房子格局好,风水旺,住这么多年了没问题,学生住了考大学,做生意住了发大财,养人。风景优美也不是骗人,开开窗就能看到云龙山。”

  阿城几个人面面相觑,云龙山就在丰安区,整个区在哪都能看见。

  几人寻思既然来了,还是先看房。

  房子的确是有些年头了,没二十年,十年左右是有的。房间里要什么没什么,没wifi,没空调,就灯泡带个热水器。优点是干净,宽敞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价格便宜!

  同样大小的房子,市区要1500到2000。

  这里半价还要打个折,700。

  曹小艳不住打量阿城等人,做生意的眼光毒辣,一眼看出来眼前这几个年轻人,口袋里绝没几个钱。就说那阿城,一身打扮,看似潮流,实际都淘宝货,加起来怕也就一百多,就他脖子上的耳机倒是个牌子。再说,他们要有钱,早住市区区了,何必找到这来。

  当下也不跟他们扯那有的没的,只说价格。

  几个年轻人嘴里挑着毛。?睦锶绰?。最后还由阿城出面,跟曹小艳交涉,这么多人,给个团购价,一人600,半年起租。

  曹小艳算了笔账,这里一共8个人,一个月就是4800。一年就是49200,四舍五入有50000呢。

  双方很快谈拢,有的跟她签半年,有签一年,还有的甚至想签两年,曹小艳没答应。

  交钱拿了钥匙,所有人聚在一楼走廊,有说有笑。

  原来他们都在市区写字楼上班。曹小艳不免感叹,将来鱼龙村的房价还得涨。

  正在这时。

  一声可怕的怒吼,从走廊尽头传出来。

  几个年轻人吓一跳,朝那边看去,声音是走廊尽头传来的,那边只一扇老窗,光线给树挡住了,漆黑阴暗。

  就听走廊尽头那里,一扇门被很用力地拉开,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,突然冒出来,怵在那里,挡住了后面本就不亮的光线,只一个可怕的轮廓。

  接着是一声爆吼。

  “吵个什么玩意!大清早的就兵兵帮帮地吵,给谁吊丧是怎么着?”

  几个年轻人原本在打闹,嘻嘻哈哈,几乎是同一时间,全都没了声,面面相觑。

  这人谁。军/p>

  脾气怎这么大!

  几人齐看向房东曹小艳。

  曹小艳眼睛早盯上他了,两眼睛里有怒火。她当然识得,这人是103的住户,脾气古怪。这栋楼住户全被他骂过,连街坊四邻也没少被他骂。她妈早叮嘱过,让她提防着点,别招惹。

  曹小艳可不管,这房子可是她的。

  还没来得及冲他发火,103租户已到了面前。

  几个年轻人看过去,原来刚才大吼大叫的人,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。估摸有五六十,体格魁梧,方脸,秃顶,脑袋两侧染成了白发,额头上有三条深纹,吊着眼袋,法令纹也很深,像在脸上刻了一撇一捺。脸颊凹陷。颧骨很高。穿着件军绿迷彩短袖,短裤,趿拉着拖鞋。

  老头也在打量这些年轻人,他看人时,嘴巴两边向下弯曲,像瘪着嘴,极不高兴的样子。两只浑浊的眼睛,瞪一眼这个,又瞧一眼那个。

  几个年轻人心里不舒服,但看他是一老头,暂时忍着,都皱眉看向曹小艳。

  “你吼什么呢?真把这当你家了?告诉你,这是我家,我是这里新房东,他们是我带过来租房的,你有脾气可以,但别在这里撒野,不然就搬出去。”

  老头一愣,嘀咕了几句,看了看这帮年轻人,又瞪了眼曹小艳,“没大没。 弊?砘厝,又重重地,砰了一声关了门。

  年轻人们嘀嘀咕咕,都说这老头脾气真古怪。

  曹小艳连忙说:“没事的,这老头住这里好几年了,叫陈卫国,在附近轮毂厂当保安,他们公司给他租的房子。他头天早上8点上班,到第二天早上8点下班。估计刚回,吵着他睡觉了。”

  曹小艳不敢细说,几个皱眉埋怨了几句,刚交了钱也不可能改主意,也并未往心里去。一哄而散,各去各房忙活。

  走廊里只剩曹小艳一人,她朝走廊漆黑尽头看了十几秒,走了。

  陈卫国能住这么久,有她妈妈这老房东的缘故。今天算是警告,他要听得懂,就该收敛脾气,要还这样 ,曹小艳也不啰嗦,直接赶人。

  没两天,几个年轻人都入住了。

  他们都住二楼,敞亮干爽,搬家的动静小不了,弄出来更大的兵兵帮帮的响声。

  “小兔崽子们,消停一会儿!”

  几人一边收拾,楼下骂人的声音直往上窜。

  一个穿着白心,肌肉隆起的年轻人,气不过,要下楼打人,阿城和另两个女孩赶忙拉住他。

  肌肉男叫做周武,爱好健身,一身肌肉是在健身房练出来的。大伙平时喊他武哥,真要让武哥下楼打人,准出事。

  打人事。?蚶贤肥麓。

  这年代的老人,扶一下也有倾家荡产风险,你还敢主动打?

  武哥一听有道理,于是忍住气,心里仍旧不服,于是脑袋伸出窗外,跟老头隔空对骂了几句,算作解气。

  接下来,所有人都上班去了,这栋老楼总算安静起来。

  陈卫国做一休一,白天,他回家睡觉,新搬来的年轻人们都上班去了,晚上,有时候他自己也在上班,即便当天是休息,他白天也已经睡足了。而且年轻人白天上班也累,晚上过得都很养生。

  如此,竟然相安无事了几日。

  然而……

  陈卫国平时都早8点下班,下了班就补觉。这天白天却例外,下了班没有回家。

  他去了市中心。

  上午,吃了早饭,去了一趟理发店,染了个发。染发时,那发型师见是个老头,自己就没上手,给身边学徒使眼色。

  理发学徒平时少有机会染发,高兴地拿陈卫国练手。给陈卫国染发前,他只拿头模练过几次。七手八脚地弄了半天,不经意间一看镜子,吓了一跳,镜子里,陈卫国下巴的一撇一捺更深了。

  陈卫国只两边有头发,俗话说,叫地中海,这时候地中海被染得深一块浅一块,深的地方发红,浅的地方发白。

  陈卫国豁地站起,肩上还挂着披肩,啪地掀飞学徒的梳子,在店里破口大骂。

  “染的什么玩意儿,有深有浅,牛屎也比你染的色纯!”

  “就这破手艺,染发还收我五十,还说是给的优惠价,狗东西,我自己染也比你们染的好,我给你染,只用收你三十。”

  “手艺不行,骗钱倒是厉害!”

  陈卫国骂完了学徒,骂发型师托尼,骂完了托尼骂店长,骂完收费不合理,开始骂这几人长得难看。

  店长学徒还有发型师,被骂得脸上发红发白,可服务行业,也不敢跟陈卫国吵,只能由得他骂完了,之前那个发型师又去说好话,好说歹说半天,总算是求得将功赎罪的机会,准许他再染一次。

  发型师倒很熟练,麻溜的染完了。

  陈卫国看看镜子, 发型是满意了,可耽误了他不少时间,看看手上老上海机械表,指着时间,气不过地又大骂发型师蠢货。

  发型师苦着脸赔罪,万没料到是这结果,气的也狠狠地骂了学徒一顿,转头又表示从自己工资扣钱,这次染发给陈卫国免了。

  “不缺你那点钱,自己留着医院看脑疾去吧。”

  陈卫国掏钱的时候,先掏了张50,转眼看到发型师托尼还在骂学徒,学徒眼泪都出来了,又把托尼骂了几句,然后又掏出两张一百的,给那学徒,“下了班买个假人头,染发的,练练,学艺不精就给别人染,你这顿骂算是白挨,活该!”

  下午,陈卫国去了手机营业厅。

  他躬着腰在明亮的柜台前,盯着看了半天,那上面的介绍,根本看不懂,看得眼花缭乱,火气直冒,重重戳了几下玻璃,随便挑出来一款。

  “大爷,您说的的这手机,配置是给年轻人打游戏用的,您日常使用,不需要这么高处理器。”

  说着,拿出两款手机给他介绍。

  陈卫国两眼一瞪:“甭跟我废话,说这么多干什么?谁问你配置了?你别拿这个东西忽悠我,你告诉我,这手机能用微信不?”

  销售员:“大爷,当然可以。您是打算买这款手机吗?”

  啪!

  “我就不买,不买怎么了?不买还不能问。∧阏饽昵崛,怎么这么势利!”

  “不是,大爷,我不是这意思。”

  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狗眼看人低。?闼滴矣貌蛔拍鞘只,怎么着,嫌我买不起。课誓懔骄浠,拿腔拿调的!”

  销售员脸色拉了下来。

  她是实习生,一天要接待不少奇葩的客户,很多都是只问问价,费劲了口舌,被陈卫国几句话惹得也有了火气,顿时跟他争论起来。

  这个实习的小姑娘,这些天,肚子憋了一肚子火,虽然一肚子文化,但争不过,也骂不过陈卫国,气哭了。

  没多一会儿,经理了解事情经过,跑跟前赔罪。

  “大爷,这样吧,您不是要买手机吗,您要不先。?『昧,我来帮您解决您的问题。”

  “买手机?”陈卫国两眼一瞪,“谁的猴儿没拴好?我看这一副尖嘴猴腮猴屁样就来气,我还买你的手机?”

  陈卫国又指着经理大骂一通,经理被骂的脸色通红,脸色越发像猴屁股。

  他骂骂咧咧地走了出去,出门想起来,“妈的,光顾着骂这帮龟孙,这微信到底要怎么弄,到现在还是不明白。”

文章标题: 租客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agppackaging.com/article-95-244110-0.html
文章标签:租客
热门原创美文
热门文章标签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