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佛之心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和爷爷说会话~

时间: 2019-12-31 | 作者:王小二 | 来源: 佛之心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次

  这下就对上了。

  一切,就都合情合理了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:

  昨天我回了镇子。一是,看胖妞。二则,到距离镇子不远的另一个镇子查询关于养老保险的事儿。

  回来的时候,顺道去了卤菜店买了几份熟食——凉菜,两只大猪蹄子,虾,狗肉,不足200元。

  毕竟,晚上家庭要聚餐的,我不想让我妈破费,干脆捎带几个菜回家得了。我妈又给炖了一份土豆鸡块,足够一大家人吃的了。

  丫丫没怎么吃,一直在那逗胖妞玩呢。

  这回元旦,县里要举行一个什么比赛,每个镇子的幼儿园都要派几个小朋友去县城参赛。

  胖妞被幼儿园抽上了,丫丫很高兴,一面高兴,一面对着我吼:闺女被学校抽中啦,你咋没反应?

  我说,要什么反应?本来就应该被抽中。

  丫丫气得不行,一晚上都没理我。

  丫丫跟我吵架,多半因为教育理念的分歧而致。她一弄就是让胖妞好好学习,将来给妈妈买大别墅。

  我的天哪......

  孩子们为什么读书?

  为中华崛起而读书,为中国走向强国之路而读书!

  我这并非唱高调,而是打心眼里认为,孩子们应该看到这个世界的未来,应该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去审视整个世界,而绝不应该以好大学好工作作为价值导向。

  关于狗肉的事儿,可能属于敏感话题。你看那些明星,从来不敢说自己喜欢吃或吃过狗肉。

  否则,人设立马崩塌。

  但是,我从不避讳。因为我不是明星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。吃了就是吃了,没吃就是没吃。再说,吃了又如何,没吃又如何?

  钱在我兜里,我想买啥就买啥,谁也管不着。

  回来之后,我爸问我,搁哪家店买的?

  我说,十字路口,靠东边那家,老板五十多岁。

  我爸说,你八成不知道,咱家和他们家是世交。

  这.......

  这下,就对上了。怪不得,老板看我的眼神不太对。我从他的眼神里能感觉到,对方认识我,至少看着我面熟。

  各位大佬,可能也有过类似的经历。

  这很好理解,大家住的都不远,即便不认识我,通过我的脸型,对方也可以大致判断出我是哪个村哪个姓的人。

  何况,我们两家是世交,对彼此的家庭都很了解。可能基于生意人的角度,对方没有主动跟我扯这些关系,叙这些旧。

  姑且称卤菜店的老板为,周老板。

  当年,淮海战役的时候,周老板的父亲和我爷爷被杜聿明的部队抓了壮。?г诹顺鹿僮。注:陈官庄战役,是很出名的,也是具备重大意义的一场战役。

  我爷爷和周老爷子负责给部队做饭。不光做饭,空暇时间,还要去执行任务。

  那个节骨眼,解放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,枪炮不长眼,我爷爷和周老爷子一商量,不能等死,得跑。

  毕竟,年轻人,有点血性,有点胆识。那个时候,我爷爷和周老爷子还都是20多岁的小伙子呢。

  他们俩人约定:无论谁跑出去,都要到对方的家里报信,并且帮忙处理安顿家里的事儿。

  结果,俩人都成功逃脱.......

  那是生死之交,此后的很多年,俩人频繁联系。我爷爷只要回来,必然去周老爷子家转转,坐坐,说说话。

  到了我爸我大爷这一辈,两家人之间仍然频繁走动。红白事情,也都互相告知。

  当然,到了我这一辈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来往了。

  去年,周老爷子逝世了,活了90多岁。不过,我爷爷91年就过世了,就是这个季节走的。

  那一年,我三岁。

  爷爷出事的那天一早,还在我们家呢。从我家出发,骑自行车去矿上,路上便出事了。

  许多年后,离出事地点不远处,开了一家酒楼。07年,我姐出嫁的时候,就是在那家酒楼摆的宴席。

  爷爷他老人家最后说的话是,这小妮子,还睡着呢!说罢,他就走了,朝矿上的方向骑去。

  小妮子,指的是刚刚出生的妹妹。当时,我妹还在睡梦中。

  爷爷的葬礼是在大爷家办的。葬礼的细节,我并没有过多的记忆。只记得,我一个人躲在院子外面的柴禾垛旁,不敢进去。

  到了该和爷爷磕头的时间节点,我堂哥硬生生把怯懦的我拽到了堂屋近前。

  十二月的皖北乡下,已然很冷了。

  爷爷的棺材很安静地躺在堂屋的中央。大爷穿着孝服跪在棺材前,不远处的地上放着火苗忽高忽低的煤油灯,以及一个烧纸的铁盆。

  我爸就跪在大爷的一侧。

  至于其他的细节,我便记得不大清楚了。噢,还记得一些纸扎的轿子,马儿,自行车之类的。

  虽没见过爷爷本人,或者说,即便见过,也没了丁点的印象,但见过他老人家的照片,五官端正,皮肤白皙,很帅气,也很有型。

  关于爷爷的事儿,关于他当年跑出村子,扒火车去新疆克拉玛依给人架电线杆的事儿,以及后来又辗转到大兴安岭给人家伐木的事儿,此前,我有过叙述,今天就不那么啰嗦了。

  有一个细节要说一下:当年,爷爷从东北给矿上的姑姑寄去了很多木耳,人参,鹿茸之类的,让姑姑托人给我爸找份矿上的工作。

  这是昨晚我爸跟我说的。话音落了,我爸便不再说话了。

  还有两件事儿,我也想在这里叙述一下:

  1. 打仗的时候,爷爷还曾被抓到东部沿海一带,在国民党的另一个部队里,被派去执行什么任务。这项任务,就是去送死的,是去当替死鬼的。

  恰巧被爷爷偷听到了,感到不妙之后,爷爷连夜就跑了,几个月后,跑回了本地。没多久,又被杜聿明的部队抓了壮丁。

  两次都成功逃脱,我认为,这很符合我们老王家的风格!

  2. 爷爷在克拉玛依工作期间,因为想家,逼着自己识字,写字,这样一来就能给家里写信了。

  找工友帮忙,不现实的,工友也大都不识字。

  再一个,也不方便。他是偷跑出去的,那个节骨眼,不允许农村人员外流,要求老百姓老老实实地在家抓革命促生产,大致就是这样。

  我觉得,爷爷逼迫自己学习的行为,也很符合我们老王家的风格。

  打小到大,我对我爷爷都是很崇拜的。直到今天,也是如此。

  只是,没有机会和他老人家面对面地坐着,喝喝酒,聊聊天,实乃我平生一大憾事......

 。ㄍ辏?/p>

文章标题: 和爷爷说会话~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agppackaging.com/article-95-244090-0.html
文章标签:会话  爷爷
Top